文字:刘恩文
图片:来自网络
在工作之余,我喜欢打开变成黄色的字母。
这些信大多数是我的同学写给我的。我数了,有100多个。最长的是近40年,最短的是25年。当我在中学读书时,离这个城市最近的城市,而离这个国家最近的是新疆。
最长的是12页,最短的只有7个字,一个人给我写的字母最多,有26个,最小的只有一个或一个,没有,坚持要求我写最长的17年,收到的最后一个字母是1995年。
我保持完好同学的信,有时我会拿出来阅读,当我阅读时,我感觉自己年轻了很多,回到了无与伦比的纯真时代…
这些信件是逐渐写的,当我在省会学习时,这些信件是由学生写的;当我刚毕业时,大多数信件是由中专和高中生写的。有男同学和女同学,但由于我是个贫穷的女人,女同学很少。虽然高中女同学很多,没人愿意写信给我,但中学和女同学只有8个。他们两个每个给我写信。
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些字母也是我的间接“日记”。因为他们从一侧记录了我的学习,我的工作,我的生活,我的职业和我的关系。
今年9月,我们班的学生在祖国支部书记的监督下从祖国各地来到南戴河,与同学们举行了期待已久的会议,实现了每个人20岁的梦想。
然后我一个接一个地整理了一下信件,决定接管这些信件,然后突然感到惊讶。
在宴会上,该轮到我讲话了。我拿起包装袋和这封信,热情地对所有人说:“今天,我带给学生们的这份礼物很特别。你能想象它是什么吗?”
当我听到我说的话时,原始的大声晚餐突然变得沉默了。同学们想让我揭露“秘密”时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当我打开书并以作家的名字一一寄给他们时,我发现许多同学收到信件时都感到非常兴奋,就好像他们收到了重要的奖杯一样。
他们站起来看看他们给我的“作品”,他们如此专注和专注。许多学生激动得大哭起来。然后称赞我并要求我保留它。这是我们同学最好的见证。
是的,时间消逝了旧的痕迹,无情地抹去了我们过去的记忆,这些收到的来信无疑成为了对过去的滋养和反思的工具。
在我回信之前,每位同学一次拍了一张照片,可以看出每个人都想把这位同学的感情刻在心上。
当时我们班有44位同学,其中一位在入学后几天就辍学了,听说他被大学录取了(他后来主动在母校30年的会议上找到我们。到来的确使我们班级重新团结起来。)在这些同学中,他来自全国十多个省市,最远的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。
同学们都说我真的没想到二十年来每个人都在一起,我真的没想到我还会留下那些黄色的字母,珍惜同学们的爱。
虽然会议只进行了三天,但每个人似乎都回到了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的时代,每个人都再次体验了学生时代的美好。
当我们见面时,每个人都互相给予了温暖的拥抱,男女双方在学校都不太害羞。当我们分开时,我们流下了眼泪…生活容易老去,岁月不计后果,那时我们所有人年轻人和年轻人,金铁马的时代和热情的话。这似乎是昨天。突然过去了二十年!我们的孩子长大了,我们怎么还年轻呢?
二十年,像水一样的飞梭,二十年,一匹白马越过缝隙,二十年,一根手指压。你生命中有二十年?再过二十年我们会是什么样?
我知道吗?
我从一个同学那里听说,没有参加聚会的人患有癌症,可能很快就会死…
听完后,每个人都感到生气…
希望同学们身体健康,生活愉快!
我希望我能保留这些信件,十年后,不,二十,三十,五十年以后,当我们见面时,每个人仍然可以看到它!